主页 > 投资管理 >

都需要向硅谷学习如何绕开银行

时间:2018-04-25 13:35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这已不是新鲜事。自2004年以来,当谷歌使用比较新颖的“修正后荷兰式标售法”上市时,硅谷正越来越多地设法避免使用各种投资银行提供的传统服务。比如,在IPO过程中,这些银行通过会走精心设计的累计投标方式这个流程,这种方式可以增加市场对股票的需求,同时也可以让银行向他们偏好的客户少量发行令人艳羡的股票配置。(回扣也不是没听说过。)当价格在荷兰开放式拍卖中标定时,相比之下,银行家的自由裁量权大大减少--并且赚的也少很多。
 
  相比之下,科技公司更加年轻,他们不需要依赖那套成型了几十年之久的系统,即银行履行特定的职能,且永远不让自己与银行之间的稳固关系陷于危机中。因此,科技公司业完全不惧怕惹恼银行,在各种交易中无视银行的存在。
 
  所以,从能源到医疗健康等等其他经济领域中的公司,都需要向硅谷学习如何绕开银行。摒弃华尔街这个中间手段并非痴心妄想--而且,也完全有理由广泛渗透到各个领域。对于这个问题,科技领域公司的大胆冒险值得美国其它企业学习。去年Snap上市时,Snap一共售出2亿股;但这些股票没有任何投票权。本月初Spotify上市时,公司分文未筹。2016年公众通过摩根士丹利一个叫New Riders LP的投资机构购入Uber的股份时,他们完全不晓得Uber收入、支出或资产负债表这些信息,也无法保证公司的财政状况。
 
  类似的,Spotify以其革命性的“直接上市”进入证券交易所,也就是公司本身不出售任何股份,因此华尔街也就没机会赚那7%的佣金。
 
  避免IPO费用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时候,风投投资的那些公司连IPO都想着避免。他们总是通过出售股份来融资;他们不需要在公共资本市场上融资,也因此没必要跟扮演市场守门者的银行们打交道。2018年的前三个月,风投资本家在购买私有公司股份上总共投入282亿美元,远超同时期公开市场IPO融资的170亿美元。这一持续的资本流动,几乎完全在华尔街的力量之外。
 
  债务市场也是如此。普通公司需要借钱必须通过华尔街:要么在资本市场上发行债券,这就需要用到债务资本市场部门提供的服务;或者发放贷款,其中牵涉到直接向银行借钱。但是,在最近的债务交易中,Uber完全绕过华尔街,直接从一群非银行机构(Apollo、Bain、Blackrock等)借了12.5亿美元资金。一部分原因在于银行不愿意发行新的Uber贷款,担心此举可能会与行业相关法规有冲突:Uber一直在亏损,而监管机构不太赞成借钱给无法证明明显偿还能力的公司。但是现在,Uber证明了这种交易的可行性,它可以向那些不受相同规定束缚的机构寻求帮助。其他科技公司毫无疑问也会采取类似的做法。毕竟,为何明明可以不浪费数百万美元的银行费用时还要花这笔冤枉钱呢?
 
  所以,干嘛还要发行证券呢?谷歌的IPO为公司一共筹集了16.7亿美元;为了获得这笔资金,公司需要以每股85美元的价格卖出1960万股股份。而在今天,科技公司有各种其他方法可以筹集到这笔资金。年初的时候,俄罗斯聊天应用Telegram在ICO中筹集了17亿美元。创始人的所有权股份没有任何稀释,他们也不需要给出任何董事会席位或偿还这笔钱。他们当然也不需要给华尔街任何费用。
 
  在高效的现代经济中,银行不再在经济中占据主导地位。在S&P 500中,金融领域仅次于科技领域——直观的估计,每7美元中就有1美元,以各种方式,进入华尔街的口袋。对于这个借前银行家和银行监管人员Adair Turner的话来说“对社会无益”的领域来说,这意味着巨大的低效率。也无怪乎,那些科技公司会想着为自己和他们的投资者想方设法剩下这笔钱。
 
  不过令人惊讶的是,其他领域的公司无一人效仿科技公司的做法。这种颠覆仅存在于科技行业之内。为什么谷歌的荷兰式标售法IPO没有流行起来?以及,为什么几乎可以肯定地说,在科技领域之外,Spotify式的直接上市、Uber式的无银行贷款或Telegram式的ICO极少见呢?答案在于权力的平衡。如果没有大型华尔街公司内高度专业的关系经理提供的各种金融服务,大型公司几乎无法运作。银行知道他们的需求,他们会给你最好的服务,只要你与他们保持良好的合作。而在另一方面,假如你惹恼了他们,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惩罚你。这些只是存在已久的一个趋势的最新几个例子而已:如果你是一家成功的科技公司,华尔街的常规套路不适用于你。事实上,如果你愿意屈尊承认华尔街的存在,华尔街还得感到荣幸。比如,当Spotify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一直在瑞典呆着,压根就没有来纽约上演传统的敲钟仪式。其实,他倒是写了一篇博文,表示整件事情没什么大的意义,“征途中另一个普通的日子”。
 
  科技公司大量减少了那些华尔街通常留给自己的高薪银行团队的工作。这不仅意味着这些大银行钱赚少了,也以为着他们权力的减弱,影响力的降低,获得董事会席位的机会也少了。银行家总是喜欢深入到每个改变世界的行业内--但是在科技行业,他们和我们大部分人一样,仍然是个局外人,努力密切关注着行业内的一举一动。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