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投资资讯 >

中国企业服务的适应性方面则有优势

时间:2017-09-01 13:19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作为平台即服务(PaaS), MindSphere支持APP和数字化服务开发、运营和供应,依托西门子在自动化、电气化领域的优势,帮助企业收集和分析工厂产生的大量数据,为企业的运营和优化提供支持。
 
    “机械设备制造商在过去更多的通过交付设备赚钱,但现在和未来,将转变为确保交付设备的生产能力来赚钱。”戴霁明说,“这就意味着你不但要把设备卖出去,还要保证设备的绩效,保证设备工作多少时间不停车。”
 
    来自德国的高端磨床机械制造商Gehring正在用MindSphere。在过去,研磨机械里的刀具磨损到一定程度,加工的工件质量会不合格,必须停产更换备件,耽误了生产。审慎稳健的西门子,推出工业云平台的时间,与其业务有70%重合度的GE相比,晚了7个月。
 
    GE在2012年提出“工业互联网”,随后推出了工业互联网联盟。
 
    林雪萍对界面新闻记者说,GE几乎凭一己之力,将“工业互联网”这个概念提升到了令无数企业追捧的高度。
 
    “GE对工业互联网的愿景比较清晰,策略比较完整。GE最大的优势是,自身是工业公司,既制造设备也运营设备。这
 
    而现在,Gehring只把研磨机床上刀具等部件的关键指标,采录到MindSphere上,通过Visual Analyzer进行分析和评估,就能看到刀具的残余寿命,在刀具磨损前主动上门帮客户更换备件。
 
    这种新的业务模式能够改变客户的现金流和收益模式。
 
    戴霁明介绍,用户除了借助MindSphere上的一系列应用,对设备和系统形成的原始数据进行综合分析之外,还可以基于MindSphere上已有的基础APP,迭代开发自己的APP。“就像手机除了打电话的基本功能外,还能提供其他丰富的应用。”2002年,李漓以系统工程师的身份加入西门子,2012年,调入“工厂数字化服务”部门任职。此时,西门子开始计划打造新的数据驱动服务产品。
 
    MindSphere最开始来源于西门子不同产品部门的远程维护业务,随着数字化、信息化,以及互联网新技术出现后新的商业模式而演化,在2012年前后,逐渐成形为基于“云”的开放式物联网(loT)的生态系统。
 
    些经验通过软件可以通过平台化的方式提供给客户。”林雪萍说。
 
    2015年8月,GE发布全球第一款专属于工业领域的云服务平台Predix。GE称,该平台上的工业App超过了250个,合作伙伴有400多个。
 
    全球四大工业机器人公司之一的瑞士ABB集团,在2014年首提数字化转型战略“物联网+”,去年首度披露了包括由180多款数字化解决方案组成ABB Ability数字化解决方案。这些解决方案通过工业互联网构建数字互联设备、系统与服务,可以大幅提升生产力,降低维护成本,并节省高达三分之一的能耗。
 
    法国电气与自动化巨头施耐德也建立了工业云生态体系EcoStruxure,将其优势的能源管理、自动化和软件产品进行整合置于云端。
 
    埃森哲预计,到2030年,工业物联网能够为全球经济带来14.2万亿美元的经济增长,为中国带来累计1.8万亿美元的GDP增长。
 
    GE的《Power of One Percent》报告显示,全球商业航空业每年在航空燃油上的支出约1700亿美元。利用工业互联网技术降低1%的成本,每年可节省近20亿美元的支出。
 
    巨大的市场蛋糕待分,就连软件开发商也闯入工业云平台领域,成为行业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全球最大的业务软件公司,德国企业SAP在2013年推出了SAP HANA“云”平台,进入“PaaS(平台即服务)”领域。
 
    这家IT巨头在其PaaS平台中加入物联网等功能,使其成为SAP的工业云,切入垂直的工业领域。
 
    “SAP的工业云首先是云平台和HANA平台,这是整个系统的基础。” SAP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经理李强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此外,有对应的边缘计算模块,方便用户在现场进行数据的处理。在此之上是云平台基础部分,提供相应的数据处理和物联网模型建立与管理及机器学习等功能。最上层是具体的工业云SaaS(软件即服务)应用,包括互联产品、互联资产、互联车队、互联基础设施、互联市场、互联人群等应用。”李强介绍。
 
    SAP分三步推出了云平台。从2011年开始,SAP HANA技术作为内存计算的数据库被发明出来,使企业实现了实时计算模式。
 
    在此基础上,SAP进一步将它扩展为SAP的大数据平台,并与业界通用的开源式框架Hadoop实现了互联,成为企业运用内存计算技术进行大数据分析的有力武器。
 
    2013年,SAP推出了SAP HANA云平台,这是SAP第一次在业界进入到“平台即服务PaaS”的领域,并紧接着在PaaS平台中加入物联网等功能,使其成为SAP的工业云。
 
    微软的Azur、亚马逊的AWS,也都是目前“工业云”大家庭中的显赫成员。
 
    目前的工业云平台还处于跑马圈地的春秋时代,任何一家难以独大。在本届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微软和Rockwell、Orbig等15家欧美日企业组团参展便显示了这种趋势。
 
    “SAP和西门子、GE这些工业巨头以及微软、亚马逊AWS这些云服务平台,都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李强说。
 
    西门子的工业云MindSphere是基于SAP的HANA云平台建立的,“西门子的MindSphere可以看做是OEM化SAP云平台的一个产品。”李强说。
 
    2016年,SAP与GE建立合作关系,加强SAP的HANA云平台与GE Predix之间的集成。
 
    今年2月,SAP推出的Leonardo物联网系统,除了安装和部署在SAP的数据中心上之外,也支持多云架构,例如可以部署在谷歌云、微软云和亚马逊云上。
 
    “SAP与这些企业,都是工业互联网联盟的成员,在工业标准的制定、系统的数据交换和集成方面,一直都在展开合作。”李强说。
 
    林雪萍认为,巨头们将在工业云和物联网平台展开竞争。
 
    竞争的蛋糕和变数在于,大量的机器对基础设施、机器对环境、人与机器、人与人的新连接未能解决,解决连接问题之后产生的分析及其他业务是更大的挑战。
 
    即便是先行者G,也未能独霸“工业云”市场。
 
    “一方面,设备之间存在兼容性和多样性的问题,很难在硬件层面出现垄断。”李强说,工业云的应用场景会按照行业性质在垂直方向上密集产生,多是跨上、下游企业之间,例如设备制造商和设备运营商,其数据被某一家企业(工业云)垄断的可能性相对较小。
 
    “在工业云或者工业4.0市场,仅靠单一厂商不能提供全部解决方案,需要全产业链的合作。由设备提供商、数据采集、传感器、基础设施,专业应用开发等整个生态系统构成,其中有合作、有竞争。”李强说。
 
    中国的工业云也在加紧布局。
 
    中国的“工业云”大致分为三类。海尔、美的等制造业公司,将各个供应链厂商整合进入自己的工业云。海尔在今年汉诺威工业展上发布了COSMOPlat定制解决方案,现场展示如何用iPad定制个性化冰箱,将线上云的资源与线下工厂实际生产结合起来,形成一个闭环的O2O云。“(这种做法)比较激进。”林雪萍称。
 
    三一重工的根云这类传统制造业则通过产品/设备端的数字化,通过设备数据联网,直接反馈数据。“这是传统制造业最擅长的。”林雪萍说。
 
    用友等则进行业务流程下沉,已经从企业软件明确转向到企业服务。
 
    虽然中国的工业云平台,在工业软件积累上和国外有差距,但对于中国企业服务的适应性方面则有优势。
 
    “在云计算和工业大数据领域,中国市场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李漓称。此前,MindSphere已向英国、瑞士及美国等高端制造业发达的国家投放,中国市场是西门子接下来的投放目标。
 
    出于信息安全的考虑,中国政府不允许外资独资运营云平台。巨头们需要选择本土合作伙伴。
 
    今年7月5日,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董事长高红卫,与德国西门子股份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凯飒在德国柏林签署协议,基于工业云平台共同打造工业生态系统。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