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投资项目 >

CDR发行面临四大风险与挑战

时间:2018-06-16 09:28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在今年的外滩峰会上,中国平安集团首席创新执行官屠德言就表示,国外比较前沿的公司,已经在逐步与当地监管单位沟通,希望提供一种实时技术,能够允许监管部门看到他们想看到的东西,尽管这一技术并未成熟,但双方已经在考虑相关逻辑的设计与贯穿。此外,中国的底层技术如何与国外几个核心的底层技术融合,也是监管层关注的问题。6月11日,嘉实、易方达等6只主投CDR的战略配售基金开售,BATJ等境外上市企业正式踏入回归A股的路途。在此之前,证监会发布了《存托凭证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试行)》等9份CDR规章及规范性文件。BATJ等境外上市企业通过CDR回归,意义重大。然而,任何投资都是有风险的,BATJ的回归也有可能面临以下一系列压力和挑战。
 
  第一,“独角兽”还是“巨无霸”。根据百度百科定义,独角兽公司一般指估值在10亿美元以上、且创办时间相对较短的公司。更为重要的是,独角兽之所以被市场另眼相看,是因为它具备业务和盈利前景高速增长的潜力。目前,发行CDR试点企业的标准是“符合国家战略、掌握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属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软件和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且达到相当规模的创新企业。其中,已在境外上市的大型红筹企业,市值不低于2000亿元人民币;尚未在境外上市的创新企业(包括红筹企业和境内注册企业),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30亿元人民币且估值不低于200亿元人民币”。从目前已在美股或港股上市的互联网企业来看,符合条件的仅有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网易等龙头企业。这些企业都已经过长达十年以上的高速增长期,且处于互联网人口红利的尾部,是名副其实的“巨无霸”而不是“独角兽”。
 
  第二,科技股和“独角兽”估值过高现象普遍。发行CDR的企业,除了正在上市的小米,在可预见的将来,大部分都是以美股或港股科技股为主,比如BATJ、网易等。同时,未来将在多地上市的滴滴、美团等独角兽企业,将仿效小米同期发行美股+CDR或港股+CDR。尽管CDR与美股或港股是分割的市场,但在发行CDR过程中,其美股或港股价格仍将作为重要的价格基准。当前美股估值正处于历史次高水平,6月6日标准普尔500指数Shiller PE 市盈率(32.95倍)仅次于2000年互联网泡沫高峰期。同日,阿里巴巴、腾讯和网易的市盈率分别为51.8倍、40.7倍和26.1倍。即便对于刚刚上市的独角兽企业,跌破发行价的现象并不鲜见,如平安好医生作为港交所上市新政后首只IPO的“独角兽”,上市次日即告破发,其他在港上市的内地“独角兽”企业,如阅文集团、众安在线、易鑫集团等,上市后股价无一例外冲高回落,爱奇艺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后首日即破发。
 
  第三,CDR回归或对A股造成吸血效应。今年以来,A股市场进入了激烈动荡时期,CDR大规模融资必然会对国内股市造成吸血效应,加大股指下行压力。从数据上看,2017年,国内A股IPO融资规模为 2186 亿元,这还是在2017年沪深300指数上涨21.7%的牛市行情下实现的。目前,符合标准的五家海外红筹企业市值高达7.8万亿元,加上科技部火炬中心发布的30 家独角兽企业估值约2.7万亿元,两者合计市值10万亿元以上。按照国际惯例 4%-8%市值发行CDR或IPO,融资规模在4000亿元-8000亿元左右。中金公司测算的每年融资规模大概在1000亿元-3000亿元之间。这不仅会对二级市场流动性产生较大冲击,同时会明显挤压目前已经排队上市企业的融资规模。总之,国内股市和流动性环境,能否承受大规模CDR回归,仍然面临较大的风险与挑战。
 
  第四,基金投资者别忽视流动性损失风险。《证券发行承销与管理办法》(2018年)规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数量在4亿股以上的,或者在境内发行存托凭证的,可以向战略投资者配售股票,且战略投资者承诺股票或CDR持有期限不少于12个月。因此,战略配售投资者的锁定期一般有12个月、18个月、36个月、48个月。这也是此次华夏、易方达、南方、招商、汇添富、嘉实等6只基金锁定期纷纷设定为36个月的主要原因。36个月的锁定期,意味着基金份额只能在二次市场上折价转让或长期持有,其流动性损失和36个月内投资风险,是基金投资者必须承受和面对的。
 
  当然,上述分析和风险提示不能否认大型互联网企业和科技企业 CDR 的积极意义。CDR无疑是我国在当前人民币资本项目仍存管制的环境下的重大创新,不仅有利于国内资本市场与国际接轨,促进国内资本市场的国际化进程,同时还能让国内投资者分享科技创新和互联网企业快速发展的红利。不过,任何投资都是有风险的,无论是投资者还是监管者,对风险需有清醒的认识,并做好风险预案,以应对可能产生的风险。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教授表示,区块链目前的风险来自于几个方面,第一是技术研发本身的实现有风险;第二是区块链的技术应用有经营风险;第三是政策风险;第四是舆情风险。
 
  针对这些风险,黄震表示:“在当前防风险成为第一要务的时候,必须要警惕我们并不能完全判断这些风险来源,在防风险的时候,可能更多的要借助一些新技术。区块链也是一种新技术,所以技术创新+制度创新+理性反思等不断的迭代,才可能防范这个风险。”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